在研究生的生活中(或許只有唸文組的才這樣)
最像惡夢一般的時候就是期末了吧...

原本每週就要應付許多reading
每篇paper上都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
唸到很累的時候
似乎每個英文單字都在跟妳說"來吧~~眼睛~~跳出來吧!!"
類似像這樣的咒語...

所以到了期末
一邊要唸reading, 一邊要想期末報告的題目
因為不找很多資料題目就想不出來
因此也一邊要找資料, 看資料,
想好了題目又要趕快作
趕快做的時候也一邊又要找更多的資料
因為做一做會卡住

我的每篇term paper...
都是這樣有血有淚的生出來的...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
我也從什麼都不懂的研一
變成了滑溜溜的小油條了

這學期變得比較愛打混
但再怎麼愛打混到了期末也終究是要開始累
最近忙著找資料生題目
因此特地找了一天去社資看幾篇別人寫過的論文

還記得以前大學的時候要交語言學的報告
我也煞有其事的進了圖書館資料庫亂找一通
那時也裝模做樣的跑到了社資看看別人寫的論文
還記得當時年紀小
一本論文從封面的題目開始就是無字天書
斗大的國字我個個都認得
但他們當鄰居住在一起時卻又是相逢對面不相識了....
什麼"複合詞與組成名詞的語義衍生過程"啦,
"失語症的中文心理詞彙結構"啦......
....有些人是沒有辦法跟他裝熟的....
一翻開裡面, 頭幾面英文字還可以
開始跑出很多數,圖表,統計,表格,語料的時候
我又開始頭暈了....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莫過於此...
"妳在我面前,我卻不認得妳"

因此"論文"這個名詞
我把它定義為"一輩子都不可能看懂,更不可能寫出來的讀物"

在我進研究所以前
我也一直很質疑我到底能在研究所裡進步多少
會不會我念了幾年碩士
仍舊連個研究報告都不會寫...連本論文都看不懂??

但一年多過去了
雖然總覺得好像永遠沒把該完成的事完成
好像還不夠盡力...
但時間也就這樣不等人的過去...

前兩天在社資看論文時
突然驚覺...曾幾何時...
從前連個論文題目都看不懂的我
今天竟然可以看懂整本論文的架構
選出自己需要的資料了...

在安安靜靜,帶點霉味的社資裡
翻著一本本年代或新或舊的論文
突然之間
這些作者不再是只大我一兩屆的學長姐,
也不是二十年前唸碩士,現在可能已經有兩個小孩的歐巴桑

看著他們的文章
我突然覺得 我們之間的距離好近好近
閉上眼睛
我彷彿可以看到他們的青澀,選題目的煩惱,
寫作時的痛苦,思考時的掙扎....
這些感覺對我而言絲毫不陌生
我正在經歷他們曾走過的每一步
我們有著相同的懷疑,相同的不確定
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我們同樣戰戰兢兢

明年我也要開始著手我的論文
雖然截至目前為止仍覺得不可思議
但確實我正一步步地成長
一步步地朝我碩士學位的終點邁進
到最後我的文章也會這樣擺在社資架上供人翻閱
雖然沒什麼自信
八字連個零點零一撇都還沒有
雖然現在還很遙遠
希望我的論文和我能慢慢的拉近距離
相信我總有一天會找到它的!!








BE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ao0817
  • 那個眼睛跳出來的咒語 我想我真是感同身受阿<br />
    雖然好像我還是過的很快樂 天天還可以打電動看電視<br />
    但是...我的身體好像變差了耶<br />
    頭髮一直掉 眼睛一直紅通通 <br />
    (貓說 我大學的時候 不會一直煩她我頭髮要掉光的事耶)<br />
    唉.....不過轉眼就要碩三啦<br />
    真的寫的出來嗎??<br />
    ps.雖然bebe這學期被RM徹底的帶壞了<br />
    但是 你該做的事情 還是有做的~~~
  • burgerchen
  • Helen Keller 說: Every struggle is a victory.<br />
    <br />
    我好喜歡這句話<br />
    <br />
    也把它當成座右銘<br />
    <br />
    這應該也很符合研究生的寫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