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 費盡千辛萬苦抵達了研討會的場地
此時已經快要九點半了...
報到的時間也不過就是從九點到九點半而已...

我排在長長一串人群後面等著註冊
旁邊有高人一等的外國美女和看來飽讀詩書的帥哥在聊天
學生模樣的人和白頭髮的眼鏡教授飛快的講著英文
還有肚裡偷放一桶炸雞的胖教授,
熱情地與乾乾瘦瘦的韓國老教授握著手

說來真巧 出發前一天在線上碰到syin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中,她告訴我怡安學長也會從英國來
我那時還想人這麼多也未必碰得到吧
碰得到也未必會講話吧...

然而,我跟這種別人推薦的人還真是有緣
(e.g.黃依推薦的蓉蓉)
遠遠的在已經註冊完的人影中
就被我看到了一顆黑白郎君的頭(長很多白頭髮)
果然就是學長沒錯!!

在一堆外國人環伺之下
碰到跟自己來自同一個地方,說同一種母語的人
真的是會有一種莫名奇妙的感動...
難怪海外留學生都一定要來組個同學會...

這樣異地相逢的感覺讓原本其實已經生疏的我們
也飛快的聊了起來
原來學長已經在Cambridge攻博士啦
真是太厲害了 ~~~

接著大批人潮就一起湧進大演講廳啦
這位開頭彩的invited speaker真是了不起啊
台下坐了起碼有一百多位圈內人聽他說話...
老教授滔滔不絕地談起了語言學之父--Noam Chomsky的種種理論與中心思想
但是這位老兄講話實在太溫柔啦~~~聽得有夠不清楚ㄋㄟ
工作人員三番兩次給他換麥克風
把他搞得莫名奇妙...其實我覺得用哪支都一樣小聲
問題不是出在那啦~~~

不過好在他這樣溫溫和和的講
讓我可以把全副精力放在我待會要present的內容上啊~~
這種嘰哩咕嚕的全英文present,
場面又這麼大
只在半夢半醒間演練過一次就要上台
這實在很不像我的風格啊...

更糟的是
因為一來報名就碰到了學長開始猛聊天
接著又直接進來聽演講
我早上還沒空處理我肚腹裡的黃金先生...
演講還剩一半 我已經隱隱約約覺得不妙了...
就很像有一集小丸子憋了一整天的黃金先生
放學飛奔回家的時候臉都變成紫色那樣...

接著到了問與答時間
因為想看看國外學者問問題到底多麼兇猛
此時我也開始專心起來

當主持人一說請大家提出問題時
下面立刻啪啪啪的有高高的手舉起來
我看他們摩拳擦掌忍了半天就是等這一刻吧...
你來我往, 煞有其事的一問一答,
下一個還接著前一個的話頭問
各位學者的頭腦反應都好快啊
我只好開始跟神禱告
拜託些厲害角色等一下都不要去聽我那一場
這應該不算妄求吧??

演講結束啦
我還來不及跟學長約等一下吃飯的時間
他在人群裡東溜西竄瞬間就消失啦
我想學長雖然嘴上不說 對於等一下的發表
也是很緊張吧...
只可惜後來也沒碰到他了...
沒能在那樣的場合照張相留念 真的蠻可惜的

我也要趕快上樓去準備我的報告啦
雖然我是下一個時段裡的第二位
但我還是想趕快在人群湧進前進入教室
先把檔案弄進電腦裡什麼的...

但就在我衝進教室前...
我的大腸發作了...
它把我帶往了教室左方的女廁裡...
於是展開了我今天比迷路還要悲涼的一段插曲

韓國的冬天實在太冷了
所以從旅館,地鐵,公車...建築物的室內都是有暖氣的
這棟大樓也不例外
教室裏都很溫暖 大廳稍稍冷了一些
而我想 暖氣的死角 應該就是廁所吧...(不通風會很容易臭...)

因此我ㄧ踏進廁所
就感到了地獄般的寒冷啊~~
但有些事又不得不解決
我就只能在近乎零度的廁所裡
光溜溜的坐在冷冰冰的馬桶上...
還得用顫抖的雙手 扯下一大截捲筒衛生紙...
這個畫面應該是我這趟旅行最慘澹的一幕...
內心不斷吶喊:我到底在這邊做什麼啊??

好了
悲涼的插曲結束了
我又神采煥發的回到溫暖的教室裡
東西都放在最後一排

此時我那一場的主持人要確定講者有沒有來
先是叫喚了第一位(已經在發講義了)
接著又叫"Professor Chen??"
妳是在叫我嗎??
真是不好意思啊....
我很害羞的答右
我想她本身也楞了一下
接著她就沒再叫我professor了...
不過真的很令人害羞啊
我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搬家到第一排去了...

於是重頭戲開始了
主持人先跟大家說這場原本不是她主持
原本的學者不知道怎麼缺席了
她只是個圈外人而已
這是神給我的第一個恩惠吧...
少了厲害的主持人東問西問的麻煩...

接著第一位貨真價實的教授就開始present了
我想她要表達的全部內容
應該可以直接拿來開一門課吧...
實在是太鉅細靡遺的龐大研究啊
聽起來感覺很像在上課
不過一旁美麗的主持人臉都快發青了
不斷的把"還剩五分鐘","二十分鐘了"的小牌子丟到教授面前
足足35分鐘..教授依依不捨的匆匆結束了她的present
我在下面倒是連連偷笑
這是第二個恩惠吧...
前一個人拖這麼久...那我可以講短一點...

時間緊迫
主持人只開放一個問題
一位韓國老教授舉手
問了兩句突然就晃到黑板前面寫了起來
活像喝醉酒的樣子
聽起來像是上課而不像發問
主持人想必是快暈了 悄悄的對大家苦笑

正午十二點
終於輪到我上場啦~~
我想大家急著要去吃飯一定不太想聽的
一整個很放心的上台了
主持人又再次叮嚀我要控制時間
大姐 安啦 No Problem
要我講太久我也是凹不出來的...

沒想到一站上那個位置還是會緊張的...
有某幾秒的瞬間腦中會呈現一片空白
這是我從來沒有遇過的情形....

好在我費了大把時間做我的投影片
而且一直保持著把所有要講的字打在投影片上的優良習慣
所以在腦筋空白的瞬間
眼睛和舌頭可以不透過大腦自由運作...
感覺神經和運動神經也是可以當作反射神經來用的
神造人實在太奇妙了...

雖然只排練過一次
但實際上報告的時候
但卻比排練還要流利許多
嘴巴裡嘰哩咕嚕的話滔滔不絕地湧出
就好像是有人在幫我說話一樣
我想這應該是神今天給我最大的幫助了吧~~

照本宣科present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最恐怖的永遠都在於尾端的那個問與答
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
希望大家不要太刁難我
畢竟我投影片第一頁就有在名字後面註明我是還在唸碩士的小可憐

坐在倒數第二排 長相俊俏的韓國同學發言了
第一句話劈頭就是:I have two questions.
我只覺得頭皮發麻 如雷貫耳
第一個問題有聽進去
但他講第二個問題的時候我忙著想第一個問題的答案
聽到第二題的後半又忘了第一個問題是什麼
所以當小帥哥問完 我腦子還是一片空白
如果要畫成漫畫的話
我的頭上就會有烏鴉飛過去吧?? 還伴隨著ㄚ ㄚ ㄚ的叫聲

幸好坐在我眼皮底下的第一位講者好心的打了pass
把剛才第一個問題簡單複述一下
不愧是正牌的教授啊~~~大概很習慣人家問問題吧...

第一個問題還算好回答
雖然我講完我的看法 小帥哥很明顯的偏了頭努了嘴...

第二個就心虛起來了...草草帶過
我想大家要趕快去吃午飯 就別這麼計較吧...

接著又有一位韓國教授發問
不過他一再強調"It's only a little question."
的確是個很minor的可愛問題 謝啦謝啦^^

我的第一次就這樣在種種巧合中結束啦
感謝神一路順利帶領
也要謝謝每一個在我出發前幫我加油打氣的朋友
出國前一周我真的有夠焦慮
睡眠不足,神經緊繃,心情緊張,外加手忙腳亂
現在這一切都順利落幕啦
我可以放心享受我在首爾的假期嚕~~~~






















創作者介紹

安定

BE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