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才發現
原來天才小提琴手累到快斃命也堅持要參加的公演
原來就是廖皎含要彈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協啊...

如果有看交響情人夢的話(雖然我還沒看完)
這就是千秋王子一曲定江山的終極曲目啊...
指揮怪大叔一再地要求千秋
要彈出那種矛盾 掙扎 性感 內心充滿困惑不安的感覺
我想拉赫曼尼諾夫本身就是一個很糾結的人吧...
所以才會寫出這種讓聽的人心都揪在一起的音樂

記得老爸看完交響情人夢後下的評語是"太誇張了"
也對啦 撇開那些一直有人被打飛的鏡頭不說
千秋王子和野田妹練琴的速度也的確很誇張
那麼那麼難的一首鋼琴協奏曲
看起來千秋王子只花了幾個禮拜就練好了
而且還彈得那麼好
我想要很厲害的鋼琴家才有那麼快吧...
野田妹也是很嚇人
那麼那麼難的一首鋼琴協奏曲
竟然聽了一遍就背起來 練了一個禮拜就彈出來
而且還彈得嚇死人的激動...
感覺整個生命都投進去了...
誇張歸誇張 這首曲子依舊是很動人的

我對它比較認識的時候大概是在高中吧?
記得是從廣播裡聽到的
一聽到就被電到了...
動人的旋律 就像是低聲嘶吼的吶喊
痛苦的悲鳴中飽含著情感與力量
想像一下鋼琴家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的畫面
需要多少的技巧與力度才能呈現如此壯闊的情感...

北國來的音樂家都有這種充滿憂鬱的美感
最典型的應該就是拉赫曼尼諾夫和柴可夫斯基了
旋律總是美得要命
但同時也需要深沉的力度及深厚的情感才能表達得好
我想天寒地凍的生活一定很苦悶吧
所以他們作的音樂也是這樣
乍聽之下跟窗外的雪景一樣美一樣動人
但骨子裡也跟他們的心情一樣悶...

我還沒聽過這首曲子彈現場呢...
台灣很少有機會演鋼琴協奏曲的...
而且很少找女生彈的...
唉...
現在只能在家裡用音響
聽范.克萊本彈拉赫曼尼諾夫過過乾癮...
而且是怎樣...
只聽了一遍音響突然壞掉了...
現在老爸正在修理...
太過分了...連我的音響都不讓我聽拉赫曼尼諾夫...>.<

我想很多事慢慢都要學著妥協啦...
柳暗花明會又一村的
就像我賣掉了羅密歐與茱麗葉的現場音樂劇門票
用剩下來的錢去敗了羅茱的DVD一樣...




創作者介紹

安定

BE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urtis
  • 阿..我沒有累到快斃命阿.....= =""<br />
    只是最近忙了點沒時間練琴而已~<br />
    而且我真的不是為了那首曲子才一定要演出.......<br />
    是因為其他迷上交響情人夢的人要來聽所以我才得在場<br />
    上.....<br />
    不然我個人可是對下半場的柴可夫斯基第X號協奏曲比較<br />
    有興趣........<br />
  • monmer
  • 我最喜歡小柴了!<br />
    你說的真對!<br />
    的確是美到不行的旋律<br />
    但是又帶著很抑鬱的感情~<br />
    <br />
    俄羅斯的藝術作品就是有這種風格齁<br />
    不論是音樂還是文學<br />
    都有這麼沉重的感覺<br />
    所以才吸引我囉~<br />
    <br />
    Bruno Pelletier DVD何時到手啊?<br />
    人家要看啦!!!!!!!!!!!!!!!!!
  • reawakening
  • To. 天才小提琴手<br />
    (噓...我不會再說你是從馬戲團來的了...^^)<br />
    嗚...我也是迷上交響情人夢的人啊 ...<br />
    為什麼我不能去呢....*_____*<br />
    BTW, 下半場是什麼東西啊??<br />
    小提琴協奏曲嗎???
  • To Madame Monmer,<br />
    乖乖喔<br />
    我已經下標了<br />
    應該很快就會寄來啦~~~<br />
    到時候連法國香頌一起借妳喔^^<br />
    祝妳法文突飛猛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