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中午跑去找加班的Swallow聊天
才發現最近上班族小夫妻Mr.and Mrs.Swallow
寧可隔天頂著熊貓眼去工作
也要連續三天熬夜到三點看完交響情人夢
這麼可愛的行徑令據說頭上有烏雲的我開懷大笑
並且決定再寫一些我看完的心得

在日本版的預告片中,
女主角野田妹被形容為"奇怪的天才鋼琴師"
撇開生性髒亂 想法過於夢幻等等奇怪的行徑不談
就彈琴的角度而言,
野田妹的奇怪在於 她從來不乖乖的照著譜彈
一首應該要很慢很規矩的貝多芬悲愴第二樂章
她的演奏深情有餘, 但彈性速度太多太自由
所以千秋王子乍一聽到才說:"什麼悲愴, 是悲劇吧..."

兩人合奏莫札特雙鋼琴也是類似的情況
野田妹不照譜面規定的速度演奏
在激動,有快速音符的樂段就拼命加快
這樣不照節拍的彈法
當然會讓合奏的人很傷腦筋
也難怪千秋王子要一邊翻白眼 一邊用譜砸野田妹的頭了...

在現實的音樂環境裡
野田妹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彈法
照理說是不太可能一路唸到音樂大學的
雖然技巧驚人 但如果彈得太離經叛道的話
就像千秋王子說的"無法正確按樂譜演奏的話,在比賽中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在考試中當然也是如此
畢竟古典音樂是非常嚴謹的

但是 為什麼野田妹還是唸到了音樂大學呢?
首先 這跟她驚人的技巧和耳朵有絕對的關係
四歲的野田妹只聽了大姐姐彈了一次小奏鳴曲
就能照著彈出來 而且還比大姐姐彈的快很多
這樣的事對她而言是家常便飯
聽了幾次樂團練習 就能彈出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
聽了千秋彈琴和演出 在家苦練一週就彈出拉赫的第二號鋼協
決賽時也是聽了一次CD就彈了大半的彼得洛西卡
這些驚人的事蹟
若非有優越的絕對音感,超強的記憶力和技巧
是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光只憑耳朵就可以考到音樂大學 進到決賽嗎??
當然是不夠的
比賽前野田妹天天進行特訓
就是為了要正確的讀譜 彈出百分之百正確的音樂
如果野田妹從來不曾好好讀譜
我想她就算再怎樣特訓
也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之內練好那麼多大曲
那首她六歲就彈得嚇嚇叫的蕭邦練習曲
普通人光彈出來就要練起碼三個月

所以 我認為
的確像怪老頭指揮大師所說的
野田妹是不敢誠實地面對音樂
因為小時候被老師嚴格對待受的傷
讓她下意識的想逃避規規矩矩的彈法
才會總是用自己的意思詮釋樂曲
當她後來下決心要和音樂面對面的時候
自然就能正視樂譜裡面的記號了

除了這些
野田妹最大的特色就是可以用音樂表達她當下的心情
當然這一定要在技巧能充分勝任的前提下才能辦到
所以複賽時
我們才會看到她彈蕭邦和德布西兩首曲子
前後如此大的差別

簡單來說
野田妹就是很隨性的用鋼琴表達她的心情
音樂在她的指尖底下
就像她心情的最佳代言人一樣
不需要擔心哪個音會彈錯 哪邊強弱做得不夠
就是純粹的讓自己的心情從指尖流瀉而出
從容享受彈琴的樂趣

學音樂最幸福的地方
不也在此嗎??



創作者介紹

安定

BE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有部漫畫叫琴之森<br />
    好像也是類似的 推薦給你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