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 從號稱要寫論文至今
好像很少發表我寫論文的心得
最近算是一個即將結束的小小中場休息
就來寫一下好了

記得六月底大魔王點頭答應指導我的時候
只留下一句話
要我七八月"盡可能的多看"
然後九月初交論文大綱給她

於是我七八月就開始"盡可能的多看"
但因為中文不需要一定把受詞講得清清楚楚
所以這個多看
有時是看了paper沒錯
但更多的時候
是在看電視 看衣服 看風景...
就這樣一路打混到了八月底
大綱還哼不出一個字來
開始緊張起來
趕緊昭告我暑假時的玩伴們我即將收山的消息
開始認真讀書

這一讀下去可不得了
直到九月底我的大綱還在海底摸魚
撈也撈不著...(網誌也約莫在此時開始荒蕪)
書是有讀一些 好像不止一些
讀過的paper從地上可以疊到小腿肚的一半
依稀記得那段時間砸下重金印了不少paper
每次去政大都是大包小包的回來
最厲害的一次是提了環保袋去
最後肩上手上加一加十幾本書一路從木柵扛回內湖來
袋子放下來兩手還會發抖...
捷運族的悲哀啊...>.<

九月底的時候拜讀到型男大教授的碩士論文
(註:型男大教授-->本所畢業學長,赴美深造回國後,目前任教於師大語言所,
外型俊俏,聲音極富磁性,頭腦一極棒,故有型男之稱)
這應該算是我的一個轉睙點
因為拜讀完之後 腦袋一片空白
想說學長怎麼能寫得這麼好
不愧是可以拿到博士班全額獎學金
一回國就立刻找到教職的強ㄎㄚ
接著又很鴕鳥的開始想
啊 我不用那麼厲害啦...可以畢業就好了...
但是又很不甘心隨隨便便寫寫了事
就這樣天人交戰了起來
腦袋一片混亂
大綱化身為一大群毫無關聯的蠅頭小字
手足無措的在紙上紛飛

九月底 再不交大綱我怕大魔王不要我了
只好帶著滿紙飛舞的蠅頭小字
和滿頭滿臉的問號去找大魔王進行第一次攤牌
沒想到攤牌還算順利
大魔王果然快人快語
大刀闊斧的修剪了我雜七雜八的大綱
也解決了我接二連三的問號
毛塞頓開的感覺真好呀!!

十月我開始卯起來認真了
因為真的覺得時間過得太快太恐怖了...
怎麼讀沒兩篇文章 一個星期就過完了呢??
儘管開始認真 到了十月底
也只寫了第二章的一半多一點而已

十月底又在所辦巧遇大魔王
又被警告了一次要認真 不然會來不及
於是我開始了強力收集語料的活動
也更努力的寫

以前的手感逐漸回來了
還有那種許久不曾出現
絞盡腦汁 擠出來 扭一扭再轉乾的那種感覺...
又回來了...
果然要這樣絞一絞腦汁之後
才會寫出好東西啊...

但是思索的過程真的讓人很痛苦啊...
重點的那幾天
從早上就打開電腦 窩在書桌前
左邊右邊 桌上地下
各放著一疊又一疊等一下要拿來引用的paper
不時的要去翻一翻書
敲著腦袋苦思...真的有頭上會冒煙的感覺...
在電腦前一路坐到半夜
感覺眼睛花了 臉都出油了 頭髮亂了 痘痘又要冒出來了...
真是太狼狽了...果然寫論文並不是個優雅的活動...

這週是一到三章初稿完成的中場休息
緊接著要開始分析語料
希望能趕上十二月底第一次口試...
大魔王要我快去找評審委員(原來這要自己邀)
第一位是大魔王本尊
第二和第三就是未知數了
預定是hero老師和剛剛提過的型男
遲遲不敢寄出詢問老師的信...
總覺得實在太恐怖了...恐怖到不真實的感覺...
真的到了口試的那一天
不曉得會不會缺氧休克.......



BE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