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唸了四年的英文系
我卻從來沒教過一對一的英文家教
這在我眾多同學中 簡直是異類
我也說不上為什麼 就是沒興趣教英文吧...

更異類的是
大四的那年 我接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個鋼琴家教
直到之後 實習 研究所
我始終不願放棄這份工作
因為一對一的音樂教學工作
真的是非常吸引人

當然 不管教什麼 配合學生設計適合他的方法
都是好老師的第一守則
但我總覺得 教英文怎麼教就是那樣
(這句話可能有很多人聽了想打我...)
大家在追求的
無非就是如何把同義詞整理的更清楚一點
在點到一個片語時能基哩瓜拉的哈拉出一連串相關的重點
能把各種時態讓學生融合貫通
在我粗淺的認知裡
教英文...也不過就是把學測會考的東西整理的清清楚楚而已...
大家在比的...只是誰整理得比較有系統
誰觸類旁通的比較廣一點...
當然這些都不容易
但在我看來實在是好無聊的一件工作...

對我而言 音樂教學是全然不同的
沒有考試重點 沒有出題範圍
沒有固定教材 更沒有固定教法

當然也有一些原則
總要有些基本技巧的機械練習
但也別忘了搭配些好聽的小曲子
喜歡的音樂能在指尖下流瀉而出
不正是每個學琴的人最大的夢想嗎??

只是 就如同現在五花八門的教科書版本一樣
鋼琴教本也多到眼花撩亂的地步
拜爾 布拉姆 哈農 徹爾尼...
到底誰適合用來練技巧呢??
巴斯田 可樂弗 芬貝爾 小曲集
好聽程度又合適的小曲子 到底在哪裡呢??

這就是我喜歡音樂教學的原因所在了
手指沒力氣的小朋友 要給她多練哈農讓手指變強壯
彈琴容易斷來斷去的小孩 要逼她對節拍器
視譜慢練新曲速度慢的小孩 就用小宇宙跟她磨
音樂性夠但技巧不到的孩子 就先拿巴斯田來墊檔

還有很多很多的事 教久了我才慢慢的了解...

剛開始大家都說我教琴一定會是個沒威嚴的老師
因為說我太溫柔又不愛生氣
學生一定會隨便練練 敷衍了事交差

我從沒打算扳著臉上課
因為我也當過學琴的小孩
上課的壓力我知道
怎麼彈也達不到老師要求的時候
老師把眉毛一挑 聲音一沉
那種無形的壓力...我比誰都害怕
當然並沒有嚴重到讓我喪失對音樂的興趣
但我從一開始就決定
我不要當那種會讓孩子得哭著練琴的老師...

當然我也不想成為大家口中沒威嚴的老師...
誰會希望自己說的話總被人當成耳邊風呢??

於是我採取的策略是
我用嚴格的標準要求每個人
嚴格不代表兇 只是我希望她們無論曲子程度或簡單或容易
都能彈到她們所能達到的完美
我盡量不兇(親愛的學生們對不起...老師已經盡量了...)
我耐心的示範講解
我花時間幫每個人找適合的教本 想適合的方法
我還是用我一貫的溫柔 表達我對每個人訂下的要求

長久下來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個有威嚴的老師
我想我還有很多缺乏的地方
當家長問我該怎麼配合 我總是答不上來
當家長希望我再對孩子嚴格一點 我總覺得我已經很嚴格了啊...

但我知道的是
當我感覺到小朋友有一點點的進步 我就好開心
(有時會亢奮到在床上躺好久才睡著)
因為那代表我和她們都有了各自的突破
當我聽到學生能把曲子演奏得很完美 我也好開心
因為我們都能從完美的演奏中彼此獲得成就感

當我找到新的方法
當我看到學生日積月累 一點一滴的進步
能彈完幾個月前完全無法碰的曲子
看到她們臉上滿足的笑容
我知道 這是我們一起努力得到的成果
學生的用心練習 老師的用心良苦
缺了任何一者 都無法造就我們的進步
這樣的成就感
在我大四 實習那兩年混亂的教著英文大堂課的時候
忙著吼叫著管秩序的時候
不厭其煩的重覆著文法重點的時候
改考卷看到學生仍是一錯再錯的時候...
問個單字還是一問三不知的時候...
我從來不曾感受過...

我喜歡教琴
我想在我找到更大的成就感之前
暫時我還是不會放棄的....





創作者介紹

安定

BE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